汕尾市工商业联合会(总商会)

SHANWEI FEDERATION OF INDUSTRY&COMMERCE

全部
  • 全部
  • 产品管理
  • 新闻资讯
  • 介绍内容
  • 企业网点
  • 常见问题
  • 企业视频
  • 企业图册

谁有资格来编制和认证企业社会责任报告


云山论道:白云山下一场特殊的CSR头脑风暴 谁有资格来编制和认证企业社会责任报告?

 

  2010年6月26日下午,在风景秀丽的白云山脚下,在人杰地灵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里,在“云山小站”咖啡厅内,一场特殊的CSR头脑风暴正在上演。这场头脑风暴由《光明日报》理论版副主任、主编孙明泉博士主持,本场头脑风暴是其组织的《光明日报》名山论道系列的第二期,本期以“谁有资格来编制和认证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为主题,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副校长、教授陈德萍博士、广东省政协委员林义鸿先生、广东省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会会长、教授黎友焕博士为主角。

  中国企业有无必要向ISO26000看齐?

 

  孙明泉首先提出企业社会责任是近年来备受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话题。继SA8000之后,有消息表明,国际标准组织制订的首个社会责任标准,即ISO26000的草案已经完成,按计划将于今年7月正式通过成为国际标准公布实施。处在社会主义初期阶段的中国企业,有没有必要适用这么高级别的国际标准来指导?

  黎友焕教授认为,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企业社会责任是我们国家发展到现阶段回避不了的一个国际性问题,不管从国际企业社会责任运动情况来看,还是从我们自身经济发展、要求来看,都必须重视和推动企业社会责任建设,因为ISO26000是国际标准或者ISO组织制定的,对所有成员国有约束力,所以必须以这个标准来考量我们目前的产业发展情况和企业社会责任;另外一方面,其他的所谓的企业社会责任就不一定要去顺从,是因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仍处于相对较低的阶段,仍不适宜在这些所谓标准方面作国际化跟进。

  陈教授跟黎会长的观点不太一样,他认为虽然ISO26000这个标准也许在具体对接当中会有一些问题,但是我们也要严格按照这个标准来要求我们的企业。他表示,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我们的国家也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经济总量达到一定规模,既然国际上制定了这个标准,我们就要严格执行,当然在某些个别条款上面可以做一些修改,但是在总体上还是要严格执行这个标准。

  林先生认为编制一个标准很有必要,出口外向型、代工的企业,肯定要执行这个标准,但是标准在中国操作、执行方面也存在有国情的差异,ISO26000标准在中国实行,还是有一个过程的。不同的规模,不同的行业,不同的所有制中国的企业在执行标准的过程中,关键的地方在于保持尺度大小紧松合适。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商务英语学院副院长、教授朱文忠博士表示,现在企业社会责任的标准是比较多的。他认为,统一的标准不一定适合于所有的国家、所有的企业,要从管理上、从内外相结合的监督制度来规范、实施企业社会责任制度。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编制采取何种标准

 

  孙明泉提出,我国当前还没有一部具有系统性、实用性、权威性、影响力的标准,来引导与规范企业的社会责任行为,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在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编制过程当中采取过什么标准?在没有新标准之前,我们在国内,把国外相对成熟的报告框架简单模仿和套用,合适不合适?

  黎教授表示,根据他的研究表明,国内企业发布的企业社会责任年度报告大部分是套用国外的标准,质量大部分都不高。他说,不同地区不同规模不同性质,企业发展不同时期的企业社会责任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套用国外的模块,直接来给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做年度报告。他指出,从国内已经公开发布的年度报告来看,其中作假、作虚现象较严重,做广告的性质比较明显。

  林先生则明确反对套用国外的标准来编制中国的标准,因为中国的文化跟外国文化西方文化存在很多的不同。

  陈教授认为,在编制年度报告的时候应该统一标准,不能随便套用。

  广东金融学院副教授张长龙博士的观点一是目前来说模仿套用应该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太绝对化,应到根据实际情况修改;二是看这个标准是强制性的还是制约性的,如果是一些强制性的标准应该慎重对待;三是国际标准最终在中国适用还是要转换成法律;四是要主动参与企业社会责任国际标准的制定,要主动应对标准,最终接受它。

  如何看待当前国内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井喷?

  孙明泉提出,近年来,在国外已是司空见惯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突然令中国企业如获至宝,行业协会、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咨询公司等机构,纷纷将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作为重点课题,带动大家发动企业,按照各自的标准进行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的撰写和评比,报告发布持续井喷。这一现象是否正常?怎么看这一现象?

  陈教授指出,这几年来,随着国外的压力和中国加入WTO的条款约束,迫使企业要讲社会责任。其表现形式之一就是发布社会责任年度报告。但因为国家不够重视这个问题,没有出台一个标准,所以出现比较混乱的现象。

  林先生认为这种现象反映了三方面的问题:第一方面反映了社会普遍关心这个问题;第二方面是缺乏政府参与,到底是哪个部门来负责组织这个工作,到现在都不明确;第三个发布的、认证的企业都在抢制高点,看谁能成为这方面代表组织,导致出现井喷的情况。

  黎教授的看法是这既有它的合理性,也有不合理性。他认为出现井喷必然性是因三个原因:第一,过去对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视程度不够,现在重视了,量必然增大;第二,2009年发布最多是央企和上市公司,是因为国资委、深交所出台了相关意见,有点强制性;第三,发布年度报告已经是一种营销的手段,成为国际潮流。井喷不合理,是因为从现在年度报告来分析,绝大部分都是假大空,达不到发布年度报告本质要求。

  孙明泉指出,到目前,国内一些中介服务公司,报社、杂志社也在组织成立类似于“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的组织,也在到处推广,而且他们还在做着准“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评比”。他提出,这种活动是否推进企业社会责任建设的发展,怎么看待这种活动?

  黎教授认为企业社会责任本质是好的,但是被有些人利用来做生意,这是造成我们目前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理论研究和实践混乱局面的重要原因,这种混乱局面不澄清的话,会严重影响下一步企业社会责任理论研究和实践建设的。在我们目前国内的政府不方便直接介入、民间机构NGO又发展不起来的情况下,应交由行业协会来发布年度报告,由第三方独立机构来评选。他提出,目前国内出现了年度报告由企业自己写,第三方机构评价的新模式。

  林先生认为,现在中央开始清理不规范的组织及评选活动,这是值得高兴的事。现在形成这种混乱的局面,会影响企业社会责任建设的,需要政府部门出来规范这个工作,另外,年度报告要第三方来做会比较好。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伦理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候胜田博士评论到,她对于这个问题持一种比较宽容的态度。她认为要考虑发生这种事情的根源,企业社会责任的推进主体是谁。

  朱教授表示不管是标准还是报告,这两个都涉及到怎么样能够保证标准执行,报告是真实的,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商务系康蕾主任指出,企业社会责任既有外部的制约力角度,也有内部的机制。企业社会责任强调的是企业的高层领导者要先动起来,侧重点有所不同。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曾成提到,从外部的压力及企业内部来看,企业如何将企业社会责任或者对他的理解真正的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机制转化为自己的成长动力,才是关键。

  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雷德发高级工程师觉得,先让这些机构鱼目混珠自生自灭地发展,进而能发展出我们中国自己的权威性机构。

  陈教授觉得社会责任的标准往往是一种责任的底线标准,而且也是一个动态的。他同意企业自己做自己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他的观点是在两个前提得到满足条件下是可以放开颁奖的,一个前提就是我们这个标准是一定严格按照国际标准,第二个前提就是媒体一定要客观公正,但是不主张带全国、带行业字号来发布。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安凡所博士认为,企业社会责任标准既尊重财产权,也尊重最基本的人权。企业社会责任最后也是通过市场重复博弈,市场的竞争最终可能是认证的标准。

  候博士指出,做认证工作最理想就是民间机构,政府是绝对不可以做认证的,一是因为有研究发现政府的最不讲伦理,二是因为在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把社会责任认证由政府来做。他。目前比较可行的应该是由半官方的组织,如研究会、大学或者科研机构去做认证。他介绍到,目前,他们正在研究制定CSR评价体系,希望能由其它机构来应用这个评价体系。

  企业界会有什么期待?

  孙明泉提出,为了更好地推进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认证和编制工作,企业界对行业协会和理论界分别有什么期待?

  林先生认为,企业来执行企业社会责任,执行有关标准是责无旁贷的,期待半官方、高校在编制标准的时候,一定要根据实际情况,充分地听取企业的意见。